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史上最牛黑客米特尼克:讲述如何入侵FBI

[日期:2012-04-27] 来源:  作者: [字体: ]

Kevin Mitnick(凯文•米特尼克),世界公认的头号黑客,第一个被FBI通缉的电脑黑客,他的传奇故事不仅在于如何入侵FBI和Sun、Novel和摩托罗拉的网站,更出名是他和FBI的探员们玩的猫鼠游戏,Mitnick总能领先一步,在探员们搜查他的家之前成功出逃,并且留下恶作剧般的线索。 凯文·米特尼克(Kevin Mitnick)
  在与FBI周旋了三年之后,Mitnick于1995年最终被捕,他的电脑入侵和诈骗罪名被判成立,2002年从监狱中释放。然而,他的黑客名声使他获得了利润丰厚的演讲工作,并且开办了一个安全顾问事务所。现在他的工作获得了可观的合法收入,但似乎和以前让他入狱的那些工作非常相同。曾被FBI通缉
  现年45岁的Mitnick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谈到是什么让他对黑客产生了兴趣,如今的黑客和30年前有什么不同,还有雇用前黑帽黑客做安全工作是否是明智的选择。
  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当黑客的?
  Mitnick:16岁或是17岁吧,那时我在高中,大概是1979年,那时候我还没有走到违法这一步。
  问:你是怎么对黑客感上兴趣的呢?
  我那时对电话系统非常有兴趣。我当时是一名业余无线电爱好者,还有一个小电台,中学上到差不多3年的时候我遇见一个学生,他的父亲也是一个无线电爱好者,而且能盗用电话线路打免费电话。他能够用电话系统做出令人惊叹的事情。他教给我怎样入侵电话公司的机电系统,并且使用电脑来控制它。我开始着迷,为了能进一步入侵电话系统,我需要熟悉电话系统的电脑。所以这是我涉足黑客的开始。
  问:所以,你从盗用电话线路到黑客?
  是的。我的第一次黑客攻击是在高中时。我遇见了另一名学生电脑高手,那时候还是Commodore VIC-20的时代。学校为高年级生开设了一个计算机培训课程,但我不是高年级生,他把我介绍给教授。那位教授开始不让我进入机房。于是我给他演示了我在电话系统上的各种技巧,他感到很惊讶,于是准许我进入课堂。我想他一定感到过后悔。
  问:你当时能用电话做什么呢?
  主要是呼入各种各样的系统。先用语音取得联系,然后用按键控制它们。我还能用我自己的业余电台联系电话系统并控制它们。这在当时是很令我骄傲的,因为那时候可没有今天那么先进的语音应答系统。
  问:那么哪次黑客行动是你是最骄傲的?
  你想让我说好的还是不好的(笑)?
  你可能想听的是我侵入摩托罗拉那次。当时我联系了一位摩托罗拉的员工,说服她给我一份MicroTAC手机代码。我之所以对MicroTAC系列感兴趣是因为它看起来就像是星际迷航里的通话器。我知道他们整个公司都受SecurID的保护,于是我建立了一套复杂的社会工程方案,控制了电话网络,在内部建立回呼号码。因此,每次我都可以取得一个业务经理的RSA SecurID,然后就可以远程访问他们的内部网络。然后我陆续破解了开发服务器,找到各种手机的源代码。我的目的是想了解这些手机的详细工作,还有代码是如何控制处理器的。我不是有意出售源代码。
  问:当时你知道这样做是非法的吗?
  实际上在70年代没有什么法律是反对盗用电话线路或黑客行为的。在学校,我的父母和其他人实际上还鼓励我。当时如果你能侵入学校的计算机,你会被认为是一个天才。当然今天不同了,如果你再这样做,等着你的不是开除就是警察。
  当我开始的时候这应该算是个智力游戏,只是后来他们定了罪而已。可我当时已经对这个冒险游戏上了瘾,即使它成为非法活动后依旧做了许多年。我觉得非常刺激。感觉就像是在走迷宫,怎样想办法绕过障碍。这就像一个巨大的游戏。
  问:如果你能回到过去,你还会做相同的事吗?
  当然不会,因为现在我变得理智了,我意识到我给网络和系统管理员带来了太多的麻烦。这是错误的做法。实际上我是对系统和安全特别着迷而已,但在当时学校里没有这样的东西来学。你不得不自学。我找到的自学道路是通过黑客,这是条错误的道路,我不会重复。
  问:能不能谈谈你在监狱里的时间,你是怎么度过的?
  我被关了5年,还有1年的单独禁闭,只因为有一位联邦检察官告诉法官,只要我拿到一部电话,就可以连接到北美防空司令部并且莫名其妙的发射一枚洲际导弹。因此法官显然是参考了电影“战争游戏”里的情节给我判了单独禁闭。我在被关押的四年半的时间里从来没有正式审判。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学习辩护和阅读案例,并担任律师的助理。最后我意识到所谓公正就是做生意,谁赢谁输还是靠钱来说了算。
  我承认我的确做了黑客,但我的目的决不是诈骗,我只是为了挑战。另外我把自己的手机克隆到别的用户也不是进行免费通话,而是要给探员们抓我制造点麻烦。而他们声称我的所有非法入侵造成了3亿美元的损失。他们说我复制的那些代码价值3亿美元,就好像那些早已不再使用的代码从不会贬值一样。
  他们告诉我的律师说,如果我不合作认罪,我的案子会旷日持久。所以,我签署了协议,承认造成500万到1000万美元的损失。我不是真心签署的,只是不想坐牢了。我真的不相信我的行动能够造成那样的损失,因为至今也没有公司宣称因为我复制的那些代码而让它们受损。肯定有损失,那就是他们花去的调查和安保的时间,也就是几千美元而已。这是真正的损失。这也是我感到愤怒的原因,我并不是因为我所做的收到处罚,而是做了政府打击黑客活动的替罪羊。
  问:现在你觉得你的黑客生涯在某种程度上有了些积极的变化?
  是的。现在我可以在世界各地演讲,可以尽情的去做深度渗透测试,各种公司请我去测试它们最机密最敏感的数据。我享受着作为一名白帽黑客的工作。因为这是光明正大的,而且还能得到不少报酬呢。
  问:给年轻的黑客们提些建议?
  好啊,不要走我的老路,不要违法。如果你喜欢做黑客,热衷于系统安全和渗透测试,如今有许多条正路可以走。不像七八十年代的老黑客,那时候一台哑终端也要卖到2000美元,我们必须要到别人的机器上才能自学成材。今天这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了。
  问:有人说不应该雇用前黑帽黑客。你是怎么想?
  我一直在雇用前黑帽黑客。到目前为止还没什么问题。你应该评估的是他们的技能,成熟度,和他们之前做了什么。他们做黑客的目的是为了盗取信用卡号码在网上买东西,还是为了自己的好奇心入侵系统?你不能把黑帽黑客一棒子打死。有无数改邪归正的例子,比如Frank Abagnale,他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还有Steve Wozniak(苹果公司创始人),他早先不也入侵过电话线路吗?
  问: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顾问、作者、公众演讲者。我去世界各地演说。这是我的主要工作:白帽黑客、渗透测试、系统强化、培训和教育。另外我正在写我的自传,预计在2010年春天出版。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51gt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