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古城梦境

[日期:2012-07-08] 来源:  作者: [字体: ]

月华如洗,秋虫呢喃,轻风拂岸柳,黄叶落荷塘。

这是一处风飘摇近千年的园林,只见廊腰漫回,修竹茂林,石桥碧池,深深庭院,唯有那阶上的苔痕,诉说着千古的憾事。

一块巨石,似乎被神剑劈为两半,一边是:“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一边是:“晓风干,泪痕残,越笺心事,独雨斜栏。难!难!难!

是的,你是一座千古的古城,是秋风送,让我再一次梦游于此。没有遇见那肝肠寸断的放翁,也没看到葫芦池畔孑然而立的唐婉。

然而,在那雕梁画栋的亭台楼榭里,我还是能从被石灰,千百次粉刷过的新墙上,看到那位“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硬汉,在当时俯首唉叹的背影。在那碧水回环的绿柳池畔,我也能从一圈圈的涟漪中,看到那位贤能的女子,那一串串清泪,滴破池面的旧痕。

我伫立在那历经风雨剥蚀的楼栏前,回想,八百年前,是一双怎样忧伤的泪眼,曾无数次地在此张望。

我漫步在那冰冷无言的青石小桥上,回想,八百年前,那一双纤纤酥手,是否,也曾经在桥栏上摩挲。

默默凝望,仿佛八百年前的那个黄昏,又一次重现在了眼前。依墙而立,依稀听到,八百年前的无韵歌谣,再次回响在耳际。

百感交集,似万箭簇心,明知道梨花带雨非男儿,而情到深处,一样会恸不忍言,悲不能言。唯握毫挥泪透纸上:“离多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浅情终似,行云无定,犹如梦魂中。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细想从来,断肠多处,不与者番同。”

自古情多悲凉。现实,总是不断地演绎着有爱,无果;有缘,无分的老戏。耳边,总能听到有恨,谓谁?有痛,谁知的老话。这是一种难逃的,天意与人心的宿命。

再读“莫、莫、莫!”那墙上的每一个字,那字里的每一笔画,都化成了,洇湿又风干的千古泪痕。

再看“瞒、瞒、瞒!”那是一幅雨送黄昏花易落的画,那画中是悲凄若此,情何以堪的情爱最底色。

八百年前那个别后重逢的黄昏,早已烟消云散。然而,因了这段墙,因了这墙上的字,千古憾事,就这样被定格,定格在了,这个修竹茂林,石桥碧池,芳草园里。

“梦断香消四十年,古城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帐然。城上斜阳画角哀,古城无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

因了这阙词,成了人生憾事总在胸,真爱一生终不悔的见证。同时也铸就了,这一江南小园,成为千古传颂的爱情之魂。

因了这阙词,也成了萦萦于来访者心头,挥不去的影,抹不平的伤。他们扬首问天,为何:梁祝殒情化蝶,方成千古名曲;陆唐泪别所题,遂成爱情绝唱?为何:人们总是在错了,才知道悔,失去,才觉得好,碎了,才想起圆的定数中轮回?

古城的草,又一次黄了,沈园的水,再一次冷了。我用眼去看,我用心去找,搜寻到的只是一段未了情,两阕无言词。一串辛酸泪,两个断肠人。

是啊!若天下有情人都能如愿,哪里会有,这绵延千古的,痛彻心腑的,对真爱的期许呢!

古城梦游,何地梦醒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51gt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