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跟往事干杯

[日期:2012-07-31] 来源:  作者: [字体: ]

没有硝烟的战争

如此厚重而且严厉充满霸气的声音,我并不是第一次听到,但是在学校里而且出自一个学生之口我还是感到非常惊讶的,那种厚实的底气让我不禁从心底打颤……

“刚才是谁说的,你给我出来?哪那么多毛病,想要就要,不想要就直说,这么不懂礼貌啊?出来,让我认识一下。”

宿舍门几乎是被踹开的,从开门的声音可以很清楚的让我意识到,学生会的这个人发怒了,我坐在床上静静等待着门外来客的到来和一场战争的开始。

哥,是他说的。一个跟班的学生说道。

我在上铺朝下面门口看了一眼,这个哥个子不高,大概一米七三左右,嘴里叼着一根烟,理了一个中等偏分,头发上面好像是抹了一层地沟油,往后抿的跟地膜一样,一双老鼠眼里透出一股让人寒战的杀气。

好小子,行,你有魄力,现在宿舍还没有舍长是吧?就你当了,给我管得好好的啊,不然有你的好看!

到现在我彻底明白了一个真理:枪打出头,只要你敢跟学生会作对,那么人家不会对你动用武力,而是给你个官坐坐,要知道这个座位可是个鸡肋,你做就得做的好好的,一旦你手下的人犯错误,不管是不是你的错,首当其冲的都是你,如果你当面推脱不干,那么很好,学长们就会说你没本事你装什么逼啊,还会让你以后做好准备,别没事找事,总之,和学生会作对,其苦无穷啊,在他们跟前,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我们的实力——“菜鸟”。

一番教育之后,老鼠眼深深吸了一口烟,跟跟班的做了个手势,就转身离去,等他走后,我才缓过神来,赶紧看看是哪个家伙现在就往枪口撞。

“你们不用看我,一个个的胆小鬼,怕什么,我跟你们说,搁这里我们都是人,顶多我单挑,草他妈的”。

“同学,你是东北的吧?我听你的口音好像是吧?“一个舍友回应道。

“是啊,咋地…………“

我们一边聊着一边各自收拾着自己的床铺,等差不多收拾完,我坐下休息的时候,刚坐下后背被重重的拍了一下:

喂,兄弟,抽根烟吧?

是他,东北小伙,我很委婉的做了推辞,说我不吸烟,谢谢之类的话。

交谈中,我知道他来自辽宁鞍山,因为在那边的学校分数要求很高,听说东营这边招东北的分数也低,所以选择了这个学校,本来是没报什么希望的,可是通知书却送到了家里,可把他乐坏了,所以就兴高采烈的来这里了。、

看着他那股高兴劲,我真搞不懂这些人怎么这么上学啊。

不大一会,屋子里除了我以外,每个人手里都叼着一根烟了,八个人,七根烟汩汩的冒着,我们相互自我介绍着。

“同志们,有缘千里来相会啊,啥也不说了,我们算是有缘,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叫刘乐,来自东北辽宁鞍山。”东北小伙子说道,从话语中听出他的性格很爽朗。

“我叫韩玉庚,来自东营广北农场,家里是养奶牛地,想喝鲜奶的话有时间带你们去,呵呵,我请客……嘿嘿,”这小子换上了军装我差点没认出来。“我叫刘安琥,是潍坊的”角落上一个大高个子害羞低声的说道。

“我叫…………”

还没等我们介绍完,楼道里就传来了刺耳的哨声和呼喊声。

抓紧时间换军装,二十分钟后操场集合,准备军训。

妈的,一宿舍里齐整整的狠狠的闷出了这两个字。

扔烟,踩烟头,穿军装,戴军帽,提着腰带我们一行八人就随着人流向楼下北面大操场奔去。

后的操场满是泥泞,我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操场奔去。

“快点,心里没数么?第一天上学就这样拖拖拉拉准备干什么啊,快点!!!”

好几个学生干部在边上吼着,嗷嗷的骂着。

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按照学生干部们的安排,我们集合在了一块,接下来就是辅导员点名,各班级分开,然后就是确认教官,最后系辅导员给我们上了一下思想课,并为我们介绍了一下经济系学生会主席秦文昌,说有什么事情就先找他。

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有了当学生会主席的念头

等到别的班级都走光了,剩下我们会计班的时候,秦文昌扯开嗓子喊开了:

“你们大家注意一点,别给我挑刺啊,这是军训,要是不听话的话,别怪我不客气啊,你们的内务,你们的着装都给我注意点,听到没有?”

“听见了…………”嗡嗡的传出了三个字。

“大声点,我没听见”教练使劲吆喝道。

“听见了!!!”

下面跟我去场地,准备军训,教练开始带着我们走往制定训练地点,在队伍经过秦文昌时,我发现他在死死的盯着我,那是一种能把人杀死的眼神。

第一项站军姿,这几乎成为了所有军训的定律,就像是吃饭先拿筷子一样。

由于我和韩玉庚个子差不多,我们挨在了一块,站军姿按说是一个枯燥乏味的过程,可是我们两个却演出了不少好戏。

哎,冯,我这还有连个枣呢,给你个吃,吃吧?教官没看见,吃吧,快,拿着…………

小韩碰了一下我的手,冲我使了个眼色,我一看有这好事,顺手就把那个大枣接了过来,麻溜的填进嘴里。

“你!给我出来!嘴里吃的什么?”是教官,我的天啊,我一着急,直接囫囵吞枣了,教官走到我跟前,然我张开嘴看我吃的什么。

“什么也没吃,真的,“

教官也没再问什么了,转到我的身后,然后只听见他在我背后从地上捡了些什么,把东西握在手里并用水冲了冲。

“来,张嘴,让你偷吃东西!!“

还没等我看清楚教官手里是什么东西,他就一下塞进了我的嘴里,怎么这么硬啊,还扎着腮帮子疼。

是石子!!这家伙居然给我弄了个石子让我含着,性格的叛逆一下子就上来了。

“我呸!…………“

石子应声从我嘴里吐了出来

哐,一个大脚踢了过来!!!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51gt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