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真好,你还在原点

[日期:2012-05-23] 来源:  作者: [字体: ]

他扣扣的个签名又改了:繁花落尽,你的笑容依旧在我心绽放,多年前的那一抹荒唐,留在我心的,是连时光都抹不平的伤
    沂蒙静静的看着他黑着的像,心像被错穿了一个,悲伤慢慢的流淌出去,她不知道这一路弥散的,是多年后的淡漠,还是,从来就不曾割舍掉的青。

(一)                 

    沂蒙是在减肥院认识武梁的。
    其实沂蒙本来也不算胖,一米六的个,五十千克的体重,分配很均匀,
    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虽然靠不“白骨精”,但是“小感”还是有的。可惜再漂亮的女孩也不会轻易给的材容貌打满分,何况是沂蒙这种小鼻子小眼睛,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的女孩呢?
高考结束那年,她不顾家人对,毅然加入了减肥的大军。
沂蒙选择的是中医的针灸减肥,她的体很有针感,仅半个月的时间,原本就纤细的腰肢,更加变得柔弱无骨了。小也显得更加纤细和修长,她在网淘了一条外贸的超短裙,仅能盖住那种,配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走起路来前后,引得回率涨。
    沂蒙很受用这种受关注的感觉,虽然她一直觉得这样的装扮不妥,她是一个相对封建的女孩,若是在以前,打死她她都不会这样穿的,但是现在,她的理智被虚荣打败了。
    武梁大概就是被她短裙下的无限幻想惑过来的吧?沂蒙这样解释,虽然她打心眼里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这天,沂蒙来减肥院针灸。进门,发现有几个年轻人在跟老板谈事,好像是要拉减肥院参加他们网站的团购,带的年轻人很会谈判,天南海北、大事小,各种大道理列举了一堆,老板被侃的摇摇坠。
    沂蒙没有细究他们的谈话内容,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他们中的一个孩吸引了。他坐在角落里,话虽不多,每一句都很中肯。
她刚进来时,他一直盯着她的裙子看,目光闪烁,在她的敏感区域不断徘徊。她被看的脸通红,恶狠狠的回瞪她一眼。他注意到了自己的失,忙收回停放不当的目光,歉意的对她笑了笑。
    那时多么美丽光的一个微笑啊!
    她的心一惊,所有的理智瞬间崩溃了。
    她的打量他,白皙的皮肤,整齐的牙齿,明亮的眼睛清澈的像一汪湖,没有任何杂质。微笑时,角扬,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谦和却不骄傲。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孩子呢?她忘记了他刚才的冒犯,他那一枚微笑仿佛叩响了她哑然多年的的铃音。沂蒙在不安的躁动起来,他的一撇一笑都牵动起了她的心。
他似乎也在关注自己,他们的目光偶有短暂的接触,像是被悉了心底的秘密,她慌的逃开,手脚都不知道要安放在哪里,脸更红了。

(二)

    “你好!”
她在跟自己说话,她真的跟自己说话了!她动的说不出话来。
    “这款短裙你穿非常漂亮!”
    “呃?”
    “哦,不好意思,我解释一下,我在给淘宝做代理,你这款裙子的广告是我的,恩,说实话,这款短裙你穿,比那个模特漂亮的多。”
谢谢,你太过奖了。”沂蒙被夸的心花怒放。
    “那么,你有兴致加入我们吗?做我们公司的签约model?”
    “我?真的?我可以吗?”沂蒙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有做的模特机会,动的话都说不流畅了。
    “当然可以啊,我们非常欢迎你这样的漂亮的女孩加入。”说话间,他的欣赏的目光在她扫视了一下,像是在打量一件艺术品。
    “我,你真的在广告?”沂蒙突然想起了什么,不放心的问。
    “小丫还蛮谨慎的嘛!”他笑着扬了扬手里的合同,问:“我可是刚刚跟你的这家店的老板签了合同的,这个能证明我的清白不?”     
    “嘿嘿,当然,当然。”沂蒙不好意思的抓了抓。 
           
(三) 

    他没跟沂蒙签订合同,也没有跟她商讨签约事宜,他只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他说,他一个人的意见不能代表整个公司的决定。我们近期会联系你到我们公司免费一组定妆照,再向公司提申请。
    她有点失望,原来自己还不是模特啊。
    他看出了她眼底的失落,安慰道:“你放心吧,这只是走一个形式,你这样美丽清纯的女孩,公司怎么舍得错事呢?”
    她的小脸瞬间抹了一朵桃红的娇羞,她低下,不敢看他漂亮的眼睛。做了模特是不是就能天天跟他在一起了?漂亮女孩那么多,他为何偏偏挑选了自己,是不是,他也有点喜欢自己呢?
    回到家里,沂蒙再也安定不下来了,像是在平静的湖面掷了一颗石子,小小的涟漪逐渐扩散开去。
    他武宇,一个着实让人很无语的名字。她默念着他的名字,又兴奋,又不安。
    两天,终于等到了他的电话,这两天里,她度如年。
    他说:“沂蒙小,你明天午到xxx来照相吧。”他充满磁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她的小心脏随着他的韵律此起彼伏。
    挂掉电话,沂蒙有些落寞,她自己“沂蒙小”,那么生疏的语,客的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可自己难道算是他熟悉的人吗?不过一面之缘,他对自己是什么感觉?他有女朋友吗?自己是不是一厢愿?一想到这些,她心如麻,像是案板的鱼,惊恐的看着屠夫在他面前魔刀,这种不确定的绝望,比一刀砍下去要痛苦得多。
    她如约来到摄地点,他已经等在那里了。她穿的很感,小吊带和裙子一样节省布料,她注意到他旁边的生旁若无人的盯着她看,贪婪的目光让她心里很不安。他的眼睛似乎也亮了一下,仅仅那么一下便又恢复平静,让她捕捉不到任何证据。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穿的这么露,难道是刻意的用自己雪白的肌肤博取他莞尔一笑?
    没有太多废话,他仅是简单代了几句,便引领她进了摄影棚。关门之前,他说:    “有事我,我在门等你!”
    她的心瞬间暖起来,多么像结婚多年的夫妻啊,丈夫说,我在外面等你,等你一起回家吃饭。这一刻的欣慰,可否为现实?会不会有一天,我依偎在他怀里,细数我们的点点滴滴?
“嘿!美女,想什么呢,看镜!”摄影师的埋怨声想起,断然阻止了她进一步的幻想。她有些尴尬,红着脸说抱歉。
    摄影棚的条件相当简单,显然是破旧的仓库临时改造的,没有背景布,墙粘贴了彩的墙纸充当。衣架只有熙熙攘攘的几件旧衣服,沂蒙粗略打量了一下,都是些老掉牙的款式,还没有自己的衣服漂亮。摄影师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没要求她换衣服,直接站在墙纸前,摆了几个动作。
    她的心一截一截的凉了下去,有种强烈的当受骗的感觉。这也太不专业了吧,摄影师好像是还未出师的学徒,的指挥指挥她一会伸,一会伸脚,都是些无厘的动作,她注意到,他握着相机的手一直在抖。
正在郁闷之时,门“吱呀”一声推开了,刚才那个咪咪的生走了进来,她透过门缝向外看,他还在,低着在沉思什么,光落在他的,异常光彩明媚,她的心一紧,所有的不满在瞬间释然了。
    “去把这套衣服换!”
    没注意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拿着一只手提袋,不容置疑的递到她手里。
    她迟疑的接过来,打开看了一下,然后瞬间呆掉了。
    “就穿这个?”
    “你要是打算什么也不穿,我一点也不介意。”
    “你”
    她愤的看着袋子里粉的文和丁字小*,像是被人当众扒光了似的难堪。
    “你什么你!赶快换,我可没有时间跟你这么耗着,都到这了还装什么清纯,实话告诉你,就你这姿,一抓一大把,我要不是看你材还过的去才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混蛋!”沂蒙从来没有被这样羞辱过,脸都的发青了,她扬起手,把装内衣的袋子摔倒了他脸。
也恼怒了,抓住她的胳膊,粗的撕扯她的衣服。
    武宇闻声闯了进来,拦住了发狂的,由于用力过,一把将她扯进来怀里,她的脸摔在了他的脯,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委屈的哭了起来。

(四)

    沂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她惊魂未定,痴痴呆呆,武宇一直把她送到楼下,她以为他会解释些什么,但是他没与,他很沉默,看他,他的眼里尽是忧伤和黯淡,她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他在难过什么?那么光的一个孩,怎么也会有这么哀怨让人心疼的眼神?他是因为自己吗,还是?
    她的心揪的紧紧的,但是她不敢问,她害怕,她害怕他帮她认证,他不是他。一路,她都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她觉得只要她一松开他的手,便又会落入那个狼的魔爪里,他没有挣脱,也没有回握,只是无偿提供了他纤细的手指,任由她握着。沂蒙贪婪的享受那一刻的馨,她想,要是能一直这样牵着他的手,直到最后,该有多好?
    到家了,沂蒙很失落,眼神复杂的望着他。
    “你回去吧,我在这看你楼,今天那是大,他就那样,不明事理、不辨是非,你别往心里去,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以后?我们有以后吗?”
    武宇被他问得愣了一下,这是一句多相关的话,他拿不准她指的是哪一个以后,他说:“当然啊,今天只是个小意外,你还是我要精心培养的小模特,别瞎想了,回去吧。”
她看着他渐行渐远的影,眼泪决堤般顺着眼角滑落,她在心里无数次呐喊:“你怎么一点都不明白啊!我说的不是这个以后啊!”
    又是难熬的两天,两天里,他没有给自己打电话,她不敢打回去。她鼓足了好大的勇给他发了信息,他很客的回复,客程度,足以让她脆弱的小心脏,一段一段碎裂。
    两天之后,他那边终于来了电话,之所以用“他那边”来形容,是因为电话不是他打的,那个人只是报了武宇的名字,告诉她晚六点钟公司聚会,商讨她的签约事宜。
    电话里的声音很像那只狼,她猜测这可能是一个圈套,他们一定看出来自己喜欢武宇,便用他做饵,引她钩,但是她已经没有理智辨别是非了,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可遏止的陷了进去,只要能见到武宇,纵使鸿门宴,也得欣然赴会。
    鉴于次的狼狈经历,她没敢穿的太露,但是化了点淡妆。她以前从来没化过妆,连化妆品都不认识几种,这是认识武宇之后,她对着电脑一点点学的,狼那句“就你这姿”不断的萦绕在自己的耳边,不断的侵蚀着她微薄的自信心,是啊,自己的确姿平平,难怪武宇对自己这般冷冷淡淡!可是,他是这样的人吗?如果他真的只是用下半思考的动物,自己还他什么?沂蒙想着想着就把自己饶蒙了,人常说,恋中的女智商为零,她终于深有体会了。

    他们约定的地点是本市很名贵的一家酒店,她宽慰自己,我先去看一样,武宇若是不在,我马就走,一定保证自己的安全。
    还好他在。
    但是,很显然他不知道自己会来,愣了一下,便应过来了,他回对着包厢里的人狠狠的瞪了一眼。
    包厢里有五个人,每个人边都坐着一个女人,化着厚厚的妆,衣服极其为社会节省资源,一个个坦露,千娇百媚的坐在那里抛媚眼。那四个人似乎很受用,手不安分的在她们摩挲,尤其那只狼,直接把手伸进女人的衣服里,也不知道他做了些什么,女人发出一阵阵享受的唏嘘声。
    沂蒙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她脸臊的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武宇边除了自己再没有其他的女人,他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来,沂蒙紧绷的心终于缓和了一点。
    狼边的女人看着沂蒙青涩的脸,调笑道:“难怪宇宇总是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的姿态,原来是心有所属啊,丫你幸福啊,他可是为你守如玉呢!”
    沂蒙听到“宇宇”这两个字,胃里一阵翻滚,差点吐出来,明明很好听了两个字,经她这发嗲发贱的嗓子一过滤,怎么这么让人毛骨悚然呢。
    这一顿饭她吃的战战兢兢,席间武宇去了一次卫生间,沂蒙慌忙跟了出去,看到她出来,武宇说:“你不应该来的。”
    沂蒙捕捉到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她想就此逃掉算了,可是不能,强烈的好奇心,促使着她一点点迫近武宇面具背后那个真实的他,沂蒙害怕揭露,又迫不及待的想看清楚。
    回到包间后,沂蒙再也没有心吃饭了,一个劲的喝饮料。
    不知道过来多久,她突然感觉不对,体变得异常燥,从心底里散发出一种抓心抓的感觉,武宇在她的眼前模糊起来,她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动,想冲去撕扯他的衣服,她的意志力快要崩溃了,她想,她真的想
    武宇很快注意到了她的躁动,也变得不安起来,她听见他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你们这群畜生!”便抱起她出包厢。
    他熟练的打开房间的门,把她放到了。房间的灯光很暗,也很离,她看不清四周的摆设,她只知道很,很舒服,这让她的望更加强烈起来了。
    “我好难受,我不行了,你救救我,救救我,我要疯了。”
    她折腾着,双手烈的拉扯她能抓到的所有东西。包括他的衣服。武宇没有躲闪,他顺势将沂蒙按到,开始吻她,他的轻轻攻开她的牙齿,在她的里缠绵,他的有一淡淡的士特有的清香,她的双手他的肌肤抓狂。沂蒙大概意识到了自己在干什么,但是她克制不了自己,她太难受了,滚的泪滴落到,她妥协了,她想,只要能解脱,怎么样都行。
突然,他停止了。他然从她的怀抱了挣脱,帮她整理了一下早已凌不堪的衣服,不顾她哀求,扯断了单,把她牢牢的绑在。
    她忍不住的奋力挣扎,泪汗不断的流出来,弄花了她脸的妆。黑的睫毛膏的流淌下来,黏在脸很难受,她试图用手去抓,怎奈手脚被捆得紧紧的。
    他用巾轻轻的擦干净了她的脸,后不顾她的惨,坐在屋子的一脚,“吧嗒”“吧嗒”,一根一根的吸烟。
    她不知道自己亢奋了多久,终于累的喊不动了,才沉沉睡去,闭眼之前,她看见他正死死的盯着自己,那眼神了尽是心疼与不舍,他的旁边,满满一地的烟。
    朦朦胧胧中,她似乎听到一阵骂声,她的很沉,很痛,清醒不过来。隐约中,她只听到了几句:
    “你个吃力爬外的东西,你想造是不?”
    “我早就告过你了,不要打她的注意,谁让你把她骗过来的,还在她的饮料里下那种,她还是个未出校门的小女孩啊,你怎么忍心!”
  “小女孩?我经手的小女孩多了去了,你也不是第一次见了,这次发什么飚?你不是真他看吧?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你也不看清楚你是什么份!”
    “……”
    争吵持续了很久,她知道他们在露他的秘密,她最想知道的,他的秘密。她没有力爬起来听清楚,但是这几句已经足够她绝望的了,她猜的没错,他不是表面那个光向的他,他在从事一些不好的事,一些龌龊到无法见光的勾当,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要永远的失去他了,或许从今以后,他们都再也不会见面了。其实他今天完全可以要了自己的,他为什么理智的停止了,不想伤害一个单纯的小女孩,还是不想伤害他深却不能在一起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世界已经恢复平静了,捆绑她的单不见了,地面是整洁的,连她睡的也明显被整理过。

(五)

    她恍惚的看着雪白的墙壁,意识又有些糊了,这一切真的发生过吗?
    她注意到桌子放了一个电话,他的电话。
    她慌忙跑过去,试图在他的电话里寻找一些线索。
    电话里的通话记录和信息都已经清理干净了,翻了半天,她终于在草稿箱里看到了两条未发送的信息:
    第一条是:沂蒙,以前我从来不相信一见钟,但是从看到你第一眼开始,我就相信了,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第二条是:沂蒙,看到大那样侮辱你,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受吗?我给不了你承诺,我很后悔我自私的骗了你,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任,是不是害了你?你忘记我吧。
    第一条的期是相识 那天,后一条是照那天,沂蒙冰冷的心涌出了一丝暖流,原来他是自己的,或许,这已经足够了。
沂蒙又在“手机网”里找到一个曾登录过的扣扣号,她犹豫了一下,新申请了一个网号,添加了这个号码为好友。他梦中人,他是两个月直后才通过她的申请的。他的空间进不去,没有个签名,资料也极其简单,她不敢确定,网络的那,链接的是不是他。
    沂蒙从来没有见这个梦中人的像亮过,她也没有给他流过言,她从没有奢求过他们还能见面,她想,就当这一切从没有发生过吧,当武宇是我幻想出来的一个暧昧角,故事在没有变糟之前戛然而至,给自己留一个最美好的念想。
    沂蒙了大学,恋了,又分手了。孩吻她时,她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武宇那黯淡绝望的眼神,以及他深的拥吻,孩痛苦的问她:“沂蒙,你在想什么,你到底有没有过我?”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清秀的孩,唇微微动,却说不出话来,她过他吗?为什么自始至终,她的脑海里都只有一个人的影子,他的笑容,他的愤怒,他的无奈

(六)

    沂蒙大学毕业决定回老家找工作。
    班的第一天,有人她的名字,声音那么熟悉,像是穿了几个世纪,才叩响了她的耳膜,她的心不由得一惊。
    回过去,真的是他。
    她角扯动着,不知道怎样的表才刚好恰和现在的心。
    他走过来,揽住了她的腰肢。
    他说:“你知道吗?这样的场景,我每天都能梦见,我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自私怯弱的小生了,你接受我这迟到的吗?”
    她把从他的膛里出来,抹掉了满脸的泪,笑着说:“你知道吗,今天是我们相识五周年纪念。”
    他牵着他的手,他的的影消失在清晨暖的光里。他们牵着的手时那么自然,就好像,这五年来,从来都不曾松开过,原来,他们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沂蒙的心里美美的,幸福就在这一刻开始了,谁能否认,这是最高兴的一天?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51gt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