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孟婆汤中的那滴泪

[日期:2013-01-05] 来源:  作者: [字体: ]
  (一)   我知道,眼前这就是传说中的奈何桥了,而我手中捧着的就是孟婆汤了。喝下了孟婆汤,走过了奈何桥,那么一切的前尘往事全都烟飞云散了,我又将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我看了我身边的她,她也如我一样,正在等待着新生。   (二)   人从前世来到今世,是不带记忆的。可是在走来的过程中,那就是你在喝下孟婆汤之前,你却注定了是要忍受着前世记忆的纠缠的。所以从前世的结束到去这喝下孟婆汤又是前世经历的一种历演。   (三)   我的前世是如何的?我记得清清楚楚,我甚至记得小时侯为了无意中伤害过一只蜻蜓而痛哭过,可是我现在不愿意再回忆那些,快乐的或不快乐的,我都不想。因为我的身边有她的存在,再过片刻我和她就都要去投胎了。我的一只手还紧紧的抓着她的一只手,从前世结束的时候开始我和她的手就从来没有放开过。哪怕是面对十殿阎君的审判我们的威严,我们紧握在一起的手也从来没有松开过。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是快乐的,因为我们真正在一起了,谁也阻拦不了,尽管幽冥界里一片昏暗与冷峻,虽然阎君们也曾经说过:就算我们现在不阻止你们一起,可那又怎样?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下世茫茫人海,你们又如何找寻到对方呢?还记得他们说完那话后的叹息么?我知道他们叹息什么,因为这个世界上,为爱情抗争着的痴男怨女们不只是我们一对。他们的叹息是因为世人的看不透的愚昧,也是为世人的执着概叹。   (四)   终于要喝了么?可知道,这碗孟婆汤一喝下,那么我们曾经一起的一切记忆就都将化为一张白纸,我们前世的约定也将化作一片未知。来生,来生我们还会记得对方吗?来生,来生我们还能圆我们前世美丽的约定吗?哦!还记得,还记得我们前世的最后吗?我们也是这样的情形,所不同的是我们各自端着的是一杯酒,尽管酒中已经被我们注入了入嘴封喉的剧毒鹤顶红。可是那时我们的心中却是充满了快乐的,和自己所爱的人一同赴死,让那个世界上所有阻碍我们在一起的一切力量都化做虚无,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快乐呢?所以,我们喝得是那么的坦然,我们的前世已经无望,可我们还有来生啊!可现在,当孟婆汤摆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我们喝下去了,那么我们的来生呢?能找到对方么?   (五)   你后悔么?我看了她一眼,虽然这句话我并没有说出口,可是我知道她明白我内心的一切。不,和你一起,哪怕是片刻,我都不后悔。她同样没有说出声,可她坚定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她的心思。是的,只要我们两个能够在一起,真正的在一起,哪怕就是上天给我们的只是短暂的刹那,我们也可以把这短短的一刹那铸就出我们存在过程中的一种美丽的永恒。更何况我们拥有的还不只是短暂的一刹那呢?我们又怎么会后悔?我们只有庆幸,庆幸我们的选择。你会忘记我吗?不,永远也不会,生生世世。我知道这是我和她共同的心愿。可眼前的这碗孟婆汤?我看着它,它有如一个张着大嘴的恶魔,在发出令人颤栗的冷笑,似乎在嘲笑着我和她的天真与幼稚。   (六)   时间终于到了,我们终于要喝下手中的那碗孟婆汤了,孟婆汤如清水一般的清澈,我能够从里面看到我惨白的面容。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喝下去了的人也才会如清水一样不带着任何的杂质不带任何前世的记忆。碗并不大,可端在手中,却让我感觉有如千钧,是啊!这里面蕴含着的是我们前世的一切,能不沉重吗?喝吧,快喝吧!孟婆已经在旁边催促我们了。我知道终究要喝的,可是?喝了下去,一切的前尘往事呢?来生呢?鬼魂还会有眼泪么?据说是没有的,可为何我的眼睛会有发酸模糊的感觉?那是什么?那难道不正是我的一滴泪吗?那滴如钻石般晶莹的泪珠难道不是刚从我的眼中滑落吗?泪珠在空中闪烁着晶莹的亮光,正慢慢的,慢慢的坠如我手中的碗中,最后在孟婆汤中激起一个美丽的冠状水花,尔后倏而不见,一切又花归为平静。我怎么回流泪呢?是为了前世还是为了来生?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她的双眼中也正闪烁着晶莹,她也流泪了,原来我们的一切都是注定了维系在一起的。我们手中的孟婆汤都掺杂了我们各自的眼泪,那么我们来生的记忆中也会不会掺杂着前世的印痕呢?我们都不知道,她松开了我的手,这是我和她从前世携手赴死之后的第一次松手,我明白她的意思,她的任何一个动作的含义我又怎能不清楚呢?因为我们相爱着。我们默默的交换了手中的碗,彼此对视了一下,终于仰头一饮而尽。我的记忆于是也马上开始恍惚了,你在哪里?我努力的搜寻着她,可是只有一种无尽堕入黑暗的感觉……   (七)   我出生的时候,我并没有哭声,只是流泪着。这我当然不知道,是我母亲后来告诉我的。母亲一直奇怪于我出生的异状,甚至整个家族的人都奇怪,我没有哭声,但是我却表现出一种异常于平常婴儿的姿态。我问母亲是一种什么样的姿态。母亲想了好久,才回答两个字:平静。母亲说,当时她也都吓坏了,包括等在门口的父亲和祖父母辈们,直到接生婆用一巴掌唤醒了我嘹亮的哭声后,所有的人才放下了心。   (八)   可以这么说,我出生在一个富贵的家族中,而我又是这个家族中的重中之重。母亲因为我的出生也在家族中地位陡然上升。我的两个伯母,一个婶子,她们都有自己的孩子,再加上我的三个亲妹妹,我们姐弟有十个,但只我一个是男孩。我的出生可以这么说,是在整个家族人的共同期待下来临的。也因为这样,我成了中心。在我们的家族里,有两个人是不可以违抗的,一个理所当然是我的祖父,他的每一句话都如同是一道圣旨。另一个就是我,没有人敢抚我的意思,包括一切无理的要求。在后面一点上,我的父亲曾经试图挑战过我的权威,在遭受到祖父严厉的训斥下,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轻易尝试了。   (九)   尽管如此,我并不觉得很快乐,也许从出生的时候我就注定了和别的小孩不一样,尽管我有那么多的姐妹,但是她们似乎却和我不在一个世界中。也许,是因为我的出现,夺走了上辈对她们原有的宠爱吧!我没有什么欢乐可言,我放肆,我调皮,好小的时候我就开始试图用一切的手段想让我的亲人讨厌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我想得到的结果却又恰恰相反,我的亲人不但不讨厌我,还夸我聪明,说我那么小就有那么多的鬼点子,长大了可不得了。终于,我知道,不论我做什么,我总是对的。我累了,我放弃了那些无聊的举动。我知道在所有的人眼中,我终归是个孩子,只有我自己清楚,我的心早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成熟了。我不知道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我有种预感,我的存在一定是为了冥冥中的某种使命。每次一想到这点,我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感觉呢?我不清楚,但是我的泪水却总不由自主的会流下。我开始多愁善感,郁郁寡欢。我好孤独,但又不仅仅是纯粹的孤独,我总感觉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在等我。可是谁呢?她或者他又在哪里呢?   (十)   我入私塾了,在我入私塾的那天,我们家显得很隆重。祖父在列祖的牌位前郑重其事的祷告了许许多多,我记不得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但大体意思就是要我光宗耀祖吧!就那样我结束了我无所顾忌的童年。那个老夫子,我从第一天看见他的时候就没有好感过,还有那让我腻味的四书五经,原本对读书的憧憬就在这些之间幻灭了,可是我又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下去。母亲的叮呤,父亲的嘱咐总不时的在耳边想起:你一定要争气,我们整个家族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了,你明白吗?其实我一点都不明白,但是看作他们严肃的样子,我还是肯定的点着头。在另一方面,我也实在找不到属于我的快乐。   (十一)   虽然,我不喜欢读书。但这并不代表我不会做那些用来哄取功名的狗屁文章,或者,在这方面,我还挺有天份的。看,老夫子摸着胡子的微笑,祖父边抽着水烟边点头的赞许,不正都说明了这点吗?其实,读书也给我带来了些意想不到的乐趣,当然这样的乐趣并不是来自于那些无聊的说教,在发现文字居然还有如此妙用的时候,我竟然有点庆幸于自己上学了。不过这样的乐趣也只能是以一种见不得光的方式存在的,说了这么多,其实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出我的乐趣所在,那就是我迷上了那些才子佳人的小书。每天晚上,我都会秉烛至好晚,在外人的眼中,我的锦绣文字是因为我的勤奋,他们万万想不到我每晚在书房里用功的对象是那些小书,而所谓我的文章却是那忙里偷闲拼凑出来敷衍他们的。什么齐家治国平天下,在我一概虚应,我才没有那样的雄心;什么一举成名天下知,全部骗人,我也无那样的壮志。如果我的祖辈们知道让我感动的是才子佳人花前的私会,让我向往的是佳人才子月下的秘语,我真不知道他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态。尽管我好想知道,但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没有尝试。如果我不告诉他们,他们又怎能想到作出凭现在这样文字将来也定能作出赚取功名文字的我会在深夜里为才子佳人们的情怀临窗幽泣或对月哀叹呢?而多少个夜晚,我又总会不期的因为梦中的眼泪而惊醒,我总以为是因为看此类的书太多的缘故,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可是又不象,因为我的梦里总会出现同样的一双眼睛,哀怨,忧戚,还有什么?可是我的生命中并不存在这样的一双眼睛啊!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些我的祖父辈们并没有在意,我知道他们在意的是我能否光大门楣,这点或许才是我出生在这个家族中的唯一使命。而当我十岁那年以县里头名入庠更是是他们坚定了对我将来的期望。这些除了带给整个家族一些狂热外,对我自己来说却是一片茫然。   (十二)   当我崭露头角的时候,本地的一些望族,也开始络绎不绝的为他们家族中和我年龄匹配的淑媛们打算并凑合着和我亲事了。在我还根本没明白婚姻的基本含义的时候,我的亲事就被我的祖父给钦定下来了。据我所知道的情况,我未来的妻子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知书达理,女红又出众,而且出身又算是名门,和我绝对是所谓的天造地设的一双。我所有认识的人,不,应该说是认识我的人,都为这门亲事叫好,不吝词语的为此恭维着我祖父卓越的眼光。看得出,我的祖父也颇为自得。其实,我也甚至认为我自己应该知足,象王家的小姐,现在该说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也曾经有无数的名门公子上门求亲,其中不乏我这类的少年俊杰,但她的祖父却偏偏选中了我。但不知道为何,对于这亲事我却说不上有半点的感觉,谈不上高兴,也说不上失望,好象我是一个和这无关的局外人。但仔细想下,却也明白这就是我们每个人生存的环境,一切只能任由着上辈们的摆布,我有权利摆布的是将来自己的子孙,而不是此时的自己。这是一种谁也无法违抗的宿命。   (十三)   我所有的幸福,也可以说是所有的不幸是开始于一个叫如玉的青楼女子的。那是开始于我十五岁的那年春天,那天,我无意中走了那条街,远远听到青楼中传出阵阵的廉价的笑声时候,我加快了脚步,因为在我的潜意识中,那是一个肮脏的地方,不是正人君子去的。但不幸的是,如玉,她竟然会是出身那里。在遇见如玉以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人和人之间会有那样的感觉。当从楼上那窗口飘落下的丝巾碰到我的头的时候,我的心中就闪过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似乎这正是我生命中一直在苦苦期待着的一刻;当丝巾在我脸上滑过的时候,那气息是那么让我迷醉,却又是那么的熟悉;当我用手抓住这方丝巾的时候,我的心一阵颤动,我好象抓住的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着却又不知道内容的美丽的梦。我呆呆的立住了脚步,凝视着手中的丝巾,那方丝巾是粉红色的,一角还绣着朵精致的梅花。我怎么了?一种抑制不住的感动让我的泪水夺框而出。在还未见到这丝巾的主人的时候我就已经能够确定了,我和她之间的关系绝非只是这样一种的偶然,我几乎敢确定那是一种前世在今生的约定。我慢慢的抬起头,我终于看到她了,她也在呆呆的看着我。那眼神是那么的熟悉,那其中的透出伤感也不正是我梦中流泪的原因吗?没有羞涩,抑非漠然,我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只知道能够看见她,就这么样的看着她就已经非常的幸福了。我能够清楚的知道她也是这么想的。恩,我怎么会读出她的心思呢?我们就这样默默的彼此对视着。勿需言语,抑不必动作,彼此的眼神就一切。知道她的妈妈,也就是那个老来依旧扮俏的老鸨从门里走出来招呼我的时候,我才猛然一醒,红着脸落荒而去。   (十四)   我摹搓着我手中的那一方丝巾,那是我在匆忙中忘记了还她的。我的动作很虔诚,就象那根本不是丝巾,而是她的那张秀丽的脸蛋。怎么会是她?怎么可能是她?恩?我怎么有这样奇怪的问题?我的一切都因为她的出现发生了改变,这是相思吗?这就是爱情吗?我要见她,这样的欲望一直在我的心里膨胀着。可是?我又怎能和她再见呢?我是个书生,她不过是个青楼女子。我们是如此的不同,我无法想象如果我周围的人知道我如此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可是,可是我却越来越无法再压抑再见她的冲动了。一次,就一次,起码我得把丝巾还给她,我终于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   (十五)   在以前,我根本无法想象我会去青楼。“公子,来了啊?有相识的姑娘吗?我去叫。”老鸨的那笑容让我差点一句话没开口就临阵退却。我红着脸支支吾吾着。“想必公子是头一次来风月场所啊?一会生,两回熟,要么我帮你找几个姑娘介绍你,小红,青梅,来招呼客人啊!”老鸨在大声喊着。“别,我来是找一个人的。”我急忙摇着手阻止。“原来公子有相识的姑娘啊?叫什么?我去叫。”“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她眼睛大大的,好象不喜欢化妆。还有……”我努力想描述着她的样子,但又实在找不到恰当的字眼,在我的心中,她尽管是个青楼女子,但却如天仙,一个被摒谪到人间来轮回的仙子。“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说如玉。”“如玉?可能是吧!”如玉,她不正是一块晶莹透亮的玉璞么?“可是……”老鸨欲言又止,“怎么?”“你可能见不到她,她比较古怪的,性子又烈,卖艺不卖身,而且还有她接的客必须由她自己选择的,所以不是熟人她未必见的。公子,我们这里还有很多不错的姑娘,我帮你找。”“不,我就见她。你去和她说,就说一个拣到丝巾的人想来还她丝巾。”我知道她知道是我的话一定会见我的。“好吧!我去试试。”老鸨站了起来,但却没有动的意思,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才恍然大悟,赶忙掏出银子塞给她。老鸨乐颠颠的去了,正如我所料,如玉一定会见我的。   (十六)   “你来了?”她并不奇怪,好象一切原本就是自然而然着的。   “恩,我来了。”我同样如此。这一点都不象是初次见面,而是熟人的相会。   “我知道你会来的。”她淡淡的说到,这对她就象是早已知道的了。   “我知道你会见我的。”这样的感觉在第一眼中我就有了。   “因为我在等你。”我知道你等我有多久了,是和我一样是从出生就开始了的。   “因为我也想见你。”你知道我有多想见你的,和你一样存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我们的相见。   “如玉。”“恩?”“我可以抱你吗?”我奇怪于自己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默默的走过来,如一只温柔的小猫偎依在我怀里。   这是梦么?如果是,那就永远不要醒来,永远定格在这一刻好吗?   我无言的轻轻的搂着她,我的泪水不由的流下。   她呢?她也一样。   “你怎么了?你流泪了。”“你也流泪了。”“我是因为快乐。”“恩,我也是,我现在很幸福。”我们就这样久久的相拥着,谁也不愿意松手,好象都在害怕着对方会突然消失。   “你以后还会来看我吗?”“你知道的,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想……”“想什么?”“和你一生一世。”“可是……”我知道她担心着什么,正如我担心着的一样。   “你要走了?”“可我还会回来。”我终于还是要走了,她拿起了一把琵琶。   我知道她用一曲送我。   我的背后想起了琵琶幽怨的声乐。她轻曼的歌喉轻轻唱着:“要相忘,不相忘,玉树郎君月艳娘,几回曾断肠。   欲下床,却上床,上得床来思旧乡,北风吹梦长。“那是一曲>.那淡淡的伤感牵扯着我的脚步,纠织着我的心情。我知道,我今生已无法将一个叫着如玉的姑娘挥去。   (十七)   已经多少天没见到如玉了?不过才半个月,可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多么难以忍受的半个月。我终于又去找她了。   “你来了?”我无言,我只想抱着她,因为我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这样。   “以后你别来了。”“为什么?”“我怕。”“怕什么?”“怕你会突然的消失。”“不会的。”“你知道会的。”是的,我知道,我和她怎么可能有将来呢?我已经清楚的知道,一年后我就将结婚了,这是我祖父的意思。可是,可是我又怎能舍弃如玉呢?没有了如玉,我的生活又有何快乐可言呢?多少年守候着的幸福终于来临了,我能那么简单的就放弃吗?我不想,可是我又能怎样呢?   (十八)   情人之间的相会冲动,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渐渐变淡,相反,那在一起的欲望却是愈来愈强烈的。开始我们相会总是十天,八天的,但慢慢的我却发现我已到了一日不可无如玉的地步了。尽管每次我们相会的时间也很短暂,每次相会的话语也不很多,不过谈谈诗论论词,又或默默相视而已。但只要和她在一起,只要她还在我的视线之类,我就是幸福的。每一次相处的时间中,我总不能够抑制住幸福的眼泪,正如每个夜晚的灯下想到我和她的将来不能够控制住悲伤的泪水一样。   (十九)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终于,终于我和如玉的一切被家里的人知道了。引起的自然是我意料中轩然的大波。我的祖父第一次对我大发雷霆,责令我和那个叫如玉的女子马上断绝关系,我的母亲是含着泪恳求我不要再见如玉,我的父亲则是唉声的说着什么自古女人唯祸水之类的,我的姐妹是一种幸灾乐祸的看热闹的姿态。总之,没有一个人是赞同着哪怕是同情着我和如玉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着孤立无援的束手。可这些能阻止我吗?直到事情发展到最后祖父派人把我从如玉的房间中押送回来。   “跪下!”祖父在大厅中威严的对我喝道。为什么要跪下?和心爱的女子一起有错吗?我倔强的瞪着祖父,祖父已经气的浑身发抖了。母亲在旁边轻轻的拉着我的衣服,是的,我的母亲如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总是心疼着自己的孩子的,但这样的家庭中,她天性的柔弱让她以为只有逆来顺受才是保护自己的最佳方式。她要我也如此,看着母亲哀伤的眼神,我还是跪下了。   “你知道你这样子对得起列祖列宗吗?我们家的希望全在你的身上,你竟然会为一个下贱的女子自毁前程?”祖父很痛心,我知道,开始我原本也有点愧疚,但是祖父他竟然说如玉是一个下贱的女子,我不能容忍别人这么侮辱我的如玉。   “不,如玉不是下贱女子,她是个好姑娘。”我对着祖父喊到。   “你……你……,你竟然还敢顶嘴?”我的反应让祖父惊讶又愤怒。   “你别说了,求你了。”母亲在旁边乞求着我。   “不,我要说,谁也不可以侮辱如玉。”“小畜生,你反了?”祖父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来人,家法侍侯。”母亲也跪下了,接着我的姐妹们也跪下了,求情着。“公公,他不懂事,饶了他,我好好会劝他的。”“慈母多败儿。都是平时你们宠的。”祖父没有罢手的意思,我突然觉得很好,其实这一切最多也只能是拜祖父的娇宠所至,和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呢?   执行家法的是我祖父亲自动手的,偌大的棍子打在我的身上,我却没有太多的感觉,除了心里很痛,这种痛是因为我不知道以后还能否和如玉相见的缘故产生的。   (二十)   我的固执让所有的人都侧目,谁也不会想到我这么一个饱读圣贤书的人竟然会为一个青楼女子而如此。这也更加坚定了世人对所谓的“红颜祸水”的认同。我现在已经是无法再出去的了,我被锁在了书房,每日的饭菜是由人送来的。   如玉,我知道你在想我,因为我每日每刻都在想你。你现在好吗?   他们可以锁住我的人,但能够锁得住我爱你的心吗?我不会屈服的,我怎能没有你?分离的日子非但不能淡去我对如玉的感情,更使我意识到了如玉在我生命中的重要。   我不知道这样的反抗会持续多九,但是为了如玉我不会放弃。   母亲来看我了,从母亲的口中,我知道祖父想提前把我的婚事给办了,婚期在三个月之后。我知道他以为有了媳妇就可以拴住我的心。但是他又怎能明白我和如玉之间的感情呢?   不,今生除了如玉我不会再想任何一个别的女子的。   我要和如玉再见一面,我必须和她谈谈,我们会有办法的。   我开始假装着悔意,我不知道自己在演戏方面还能做得那么好,因为我知道我已经成功的欺骗了我周围的人,书房的门也不是经常锁着的了,慢慢的我甚至可以到附近去走走了。  终于,我又瞅准了机会。   (二十一)   再相见,如玉已经憔悴了很多,尽管她强颜欢笑着想隐瞒我。但我又怎么能看不出呢?   “你瘦了。”“你也瘦了。”“我都知道了,你这么对我,我就是现在马上死了也开心。”我捂住了她的嘴,“别,我们会在一起的。”“能吗?”“能,一定能的。”看着如玉让人心碎的神态,一种誓要保护她的豪气从我心底升起。   如玉满脸泪水的依偎在我的怀里。   “不论将来怎样,我现在都已经满足了。”“别这么伤感。起码我现在一起着就幸福了。”“恩。”我们又默默的相拥着。   突然,我的脑中闪过了一丝灵光,瞬间又消失,但我却似乎看到了一片新的天地。是什么?怎么一下就没了?   “将来你有了别的女人,还会记得我么?”她突然幽幽的说到。   “不会的,我今生只要你一个。”话虽如此,可三个月后呢?我不要结婚,要结婚也只能是如玉。   “私奔”这两个字眼突然从我的脑海中冒出,对,刚才脑中闪过的就是这。   “如果哪一天我要你跟我走,你愿意吗?”“我愿意,我愿意陪你去天涯海角。”“你和我一起如果会苦你怕吗?”“只要和你一起,我就已经幸福了。”……   (二十二)   这次的相见也许会改变我的人生,虽然最后我还是又一次被祖父的派的人抓了回去。   “我就知道你还忘记不了那个女人。演戏演得真好。”祖父很生气。   “我不会结婚的,除了如玉。”我已经无所畏惧了。   “你敢。”我不屑回答祖父的话,但我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又回到了以前被监禁的日子。但我不会屈服的。   终于,祖父向我妥协了。他的意思是可以替如玉赎身,让我纳为妾。这在以前我或许会接受,但现在我已经不满足了,我今生只能和如玉一个女子相伴。我断然拒绝了。   我知道所有的人都会奇怪这些,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女人?谁明白那感情呢?   “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家族怎么可能娶一个下贱女子进门?等着把你婚事办了看你怎样?”这是我的祖父最后给我的话。   (二十三)   我的婚事正在有条不紊的在家族中的人准备着进行着,所有的人脸上都泛着喜庆的神态,尤其是我的祖父。毕竟这是他唯一孙辈的婚事,而他也坚信他的孙媳进门一定能够改变我的。整个家族中只有我一个对此滋什么味都不是的人。   还有三天,三天就是我婚期了,我的计划能够实现吗?我一点都没有底。   我不知道可以信任谁,但是我已经无法选择了,我的同窗孙公子来看我,他和我关系虽然泛泛,我也不知道我能否相信他,但是已经不可能找到别人了。   我对他叙述了我和如玉的一切,他深表同情,也为我用情赞叹。但是当我要他帮我完成和如玉的私奔计划的时候他却断然拒绝了,急得我甚至想跪下求他。   他最后终于还是答应了,因为一方面我的计划如果完成,没有人会怀疑到他在我计划中的作用,另一方面我知道如果我走了那么以他的才气有可能代我成为这个县城中新一代的书院年青俊杰的领袖。   (二十四)   终于,结婚的日子到了。我的计划也在进行着。   拜堂,我如具木偶。因为我的心在担心着如玉是否能够收到我的信。   直到进了洞房,我还仿若如在梦中。这个时候我的计划也才真正开始了。   我假装醉酒不醒,倒头就睡。   我名分的妻子,对于她我实在有足够愧疚的理由,但是我能怎样呢?   她也终于睡觉了,整日的喧闹让她够疲惫的了。   几更天了?外面静悄悄的。我故意翻了个身,她没动,果真熟睡了。   我蹑手蹑脚的爬起,轻轻的开门。   探头,无人。   书房也黑乎乎的,我摸到了老早就准备好了衣服,换好,还有我为了这次私奔准备的钱财。   终于,我出来了,我来到了自由的天地。   (二十五)   码头,码头没人。她还没来。   我开始有点担心了。孙公子会帮忙吗?他可靠吗?   我的计划,早已在信中告诉了如玉。   孙公子假装接如玉去他家玩,然后送回,在路上她找机会跑,在这里和我相会,然后一起远走高飞。   她怎么还没来?我已经开始不安了。   会发生意外吗?她,如果……我不敢想下去了。   还好,终于,我看见她了。她在向我奔来。而远远的地方我也看见了火把,糟糕,那是来追她的。而另一方,我又看见了我来的方向如此。我知道我终于被家人发现了。   她投入了我的怀抱。   “怎么办?”“快走。”我们携手奔向了码头。   “船家,过河。”一个老船夫从小船里探头,“现在?”“恩,马上,多少钱都可以。”我们上了船,船终于划向了对岸。   看着对面闪烁着点点的火把的人群。我终于松了口气。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和如玉在一起了。   “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恩。”(二十六)   几个月后。我们在一个远离我们家的村庄买了点田地。她已经换成了布衣荆钗的农妇打扮,而我也在一家私塾教书了,空闲我就学着捣弄田里活,她也开始学着纺布,我们开始了我们新的生活。   “为我放弃绫罗绸缎,锦衣玉食,值得吗?”她问我。   我笑了笑。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她又问到。   我依旧笑了笑,“一定是你上辈子在我心中放下了什么,让我如此。”“我也一样,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认识你。我就有流泪的感觉,那泪不是悲伤,也不完全是喜悦。”“我也一样。”我觉得很奇怪。   “我想是上辈子你在我心中留下滴泪水吧!”“可是听说人死了喝了孟婆汤,那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就一定是我们在各自的孟婆汤中留下了滴泪。”“恩。”(二十七)   真是的吗?   一定是的,一定是孟婆汤中的那滴泪。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51gt客服部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