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爱情故事-代沟

[日期:2013-03-09] 来源:  作者: [字体: ]

热起来的天气,又开始转凉,突然间的事情。早上出门只穿了件短袖,下面是裙子,没有到膝盖的短裙。挺冷了。微微打电话,蕾,要不要我去你们单位送衣服和裤子给你。她想了想,说,你送吧。电话那头大叫起来,你就是头猪,这么阴的天气也不知道穿厚些。她说,你怎么骂人啊?微微起来,哪是骂人啊?分明只是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微微接着笑起来,电话这头的她挂上了电话。

下班,穿着微微送来的衣服,和微微一起回家。走到护城河的时候,不想再走,站在桥上,一直向南看,可以看到秦岭,很模糊的一个轮廓。城市的高层建筑再高,可是从这一个地方千真万确是可以看到那山。微微牵着她的手,说,这么冷的,走吧。并排走,回家。典型的女生宿舍,很干净。有太阳的时候房间光线很好,窗户的跟前放着一个大大的餐桌,餐桌上放着一只圆口的磨砂花瓶,里面是一束白百合。她喜欢百合,特别是白百合,隔一些日子就会去买一束。这一束,是前几天买的,买的时候有些生,都是花苞,这几天气温一高,一下子就都张开了脸。她买百合的时候喜欢挑,会挑那种花苞大的,三个头的那种花。有的花苞太小了,到最后会开不开。她看到有几个花苞轻轻的张开了脸,里面露出了花芯,就用手摘花芯。微微也跟着摘另一朵花芯,边摘边叫着,蕾,你看,那朵没有摘都染色了。她扭头去看,真的有一朵被染了,染了一点,但不白就是不好看。是不是自己要求太高的原因。

晚上看电视,她看一档节目,正在讲李清照。她很喜欢的女词人。微微过来抢电视,节目换到了传闻中的七公主。微微脸上带着胜利的喜悦,说,跟你实在是看不到一块,我们之间有代沟。她张张嘴,没有和微微抢,说,天啊,代沟,我们同岁好不好?微微说,以前人说三四岁一个代沟,现在都变了,是三个月一个代沟,我们差了两个代沟呢!她顺手拿起一只抱枕向微微扔了过去,说,三个月哪里叫代沟,只是性格上的差异,是性格上的不同。微微看着电视哈哈的大笑着,她躺在床上很快就入睡了。

早上醒来很早,早睡为的就是早醒。微微在睡觉,迷迷糊糊的问她,怎么起得这么早,才几点!不等她说什么,微微就转过身子又睡去。洗脸刷牙,做着很正常的早起工作。穿一件白色的棉布短袖,是扣扣子的。拿起包出门。今天要去相一个亲。年龄到了,慢慢的就会习惯这种认识异性的方式。以前总希望自己的爱情会有一个很浪漫的开始,会在自己不期待什么的时候,突然的到来,一种很欣喜的感觉。但大了,知道现实和想象总是有距离的。区别仅仅在于,幸运的距离小,不幸运的距离大而已。年龄不大的时候很反感这种相遇方式,目的性太强,缺少了巧合能给的惊喜。年龄大了,也就无所谓什么了。

早上的车很顺畅,从城市的这头到那头,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不经常到城市的这头,找了很大一圈才找到表姐所说的地方。关于要见的男的了解得不算太多,工作,收入等。表姐说先找我朋友吧,她认识那个男的。才知道绕这么大一个圈。开始感叹,现在人的生活圈子按理说应该越来越大了,而实际上却小得可怜,得依靠这样的方式才能认识异性,有些悲哀。能供自己选择的圈子太小了。

表姐的朋友也是一个女的,瘦瘦高高的样子。见面,大家一起聊天,说话。后来打电话给那个男的,让过来。不讨厌相亲,但却讨厌这样的相亲,就是几个人看一个男人,挺不舒服的。不久男的过来。心里暗暗的发笑,中间人的话真是不能信。一米八五的身高,起码缩了估计有五公分吧,长得没有说得帅,或许是自己想得太好的原因。看看表姐的表情,估计她也有些失望。说了几句,表姐说你们转转去吧。

两个人开始溜马路,转大街。他买水给她。往公园走。他说有免票后自己就没有去过。她心想起码也有五年了。一路上也说说笑笑。现代都市人,没有内向人,即便是看不上,也能没有障碍的交流,除非是对方太不入你的眼了。他看公园里的花问这是什么花,她笑笑,这就是唐人最爱的牡丹。他说,原来这就是牡丹,没有我想的那么漂亮。她在心里想,万事万物都一样,你想得不能太好了,太好了总是会让人失望,通理。她说,前面是郁金香,开满了。往里面再走。边走边说,她发现他并不内向。问他。短短的沉默过后,他说,我以前很外向,后来得了抑郁症跟谁也不说话,连笑也不会,现在好了。她总觉得抑郁症,离自己应该很远,身边没有人得过这样的病。但可以想象的是,一定也很痛苦。

白色的郁金香铺满了整个后花园,漂亮得要死,直挺挺的站立着,让她很轻易的就想到了坚强,勇敢这两个词。她扭过头,看着他。那种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是一种低低的忧伤,她想用凄迷来形容。她可以确信的是这个男人一定受过伤,他并没有完全的战胜自己。有一种情绪是完全可以透过眼睛看出来的。说话,她有着很强的谈话技巧,可以很巧妙的让对方主动说出她想知道的事情。他说起前任女朋友,语气里依旧有着哀伤。她说,感情就是这样,以前我们都太年青了,不懂得包容和体量,很轻易的就放手,后来发现等自己会爱一个人的时候,却只能是对下一个人了。他低低的说,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语气是坚定的,似乎没有什么遗憾。他也说起自己的抑郁症,和感情的失败也是有关系的,还有其它的事情。他没有说其它的事情是什么,她也没有问。但后来他说自己喝酒,喝得动手术,其时间和得抑郁症的时间差不多。于是,她想应该还有这件事情吧。所谓的祸不单行,福不双至,他多少也算些吧。她说,你爸爸,妈妈,当时估计能愁死。他淡淡的笑,是啊,把他们整得也不行。

公园绕得也差不多了,她说,往回走吧。又开始往回走。他说话语速不快,平静,偶尔也会显示出一丝的乐观。但她总觉得他的乐观只是一种虚假的伪装,他内心的包袱没有真真正正的去掉。虽然这样他只是一个陌生人,但是,自己的心情还是有些沉重。这种沉重只是缘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经历的同情。然而这种同情也只是同情。她不会跟这个男人走下去,他们也只能到此而已。选择他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自信的。她从来不缺少勇气,但是她不自信自己有那样的能力,可以改变他。或许自己再小上两岁,自己会对这个男人很感兴趣,觉得他特别吸引自己,会去想挑战他,同时也是在挑战自己,最后伤痕累累。大两岁,人就不一样,人会变得务实了许多。不愿意受伤,不愿意征服,宁可被征服。但同时她也佩服他的诚实,可以将自己的一切如实的说出来。这样也好,不欺骗永远都是为以后的幸福做准备。她想,她不选择他,但总有人会选择他。

出了公园,他看看表,十二点钟,说,我们大家一起吃个饭吧。她没有想好怎么说,但嘴上不自觉的说,可以啊。说过后又觉得有些不妥。没有相上吃饭妥吗?无所谓了,吃个饭也花不了多少钱。她想,如果只是他们两个的话她并不讨厌和他吃个饭,吃后她买单就是。但是他现在想请的有表姐还有他的朋友,当着另外两个人的面买单,会显得自己掉价,所以她是不会付帐的。

在约好的餐厅碰面。大家一起聊天。吃饭席间,和表姐一起去洗手间。表姐问,你觉得他怎么样?她没有说其它的,淡淡的说,他年龄大,我们有代沟。这是她想到微微的话,才这么说的。微微说,三个月就有一个代沟,这样算下来她和他之间差了近二十个代沟。代沟,这个理由再好不过。她轻轻的笑出了声。表姐说,笑什么啊!说真的,我觉得他也不怎么样,挺嚣张的,你看他说话的样子。她打开水龙头洗自己的手,没有接表姐的话。这种嚣张只是一种表象,一种想要掩饰内心世界的工具。

吃过饭,各自东西。

打开屋门,微微窝在沙发里,正在睡觉,手里拿着摇控器,电视机哗啦哗啦的响着。她拿了条薄毛毯给她盖上。微微却睁开了双眼,问,早上干嘛去了?她说,出去转转。没有说相亲,只是一次不成功的相亲,说了也白说。微微说,都不叫我。她笑笑说,下回叫你。微微说,才不稀罕跟你转呢?我们之间有代沟。两个代沟哪!

她也坐到沙发上跟微微一起看电视。看了很久也不知道看的是什么,微微会大声的笑着。她偶尔也会跟着笑。天生不喜欢看喜剧片,大多数的喜剧片实际上都挺庸俗的,她看喜剧片没有觉得有什么好笑的,除非是别人笑,自己才发现原来这里是笑点。

她走到餐桌,编辑短信,抬头看看瓶子里的花。微微扭过头来看她,漫不经心的说,蕾,那朵染色的百合我把那个头剪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染过色的百合。她在瓶里看,真的没有了那朵花,枝干上留下了剪过的痕迹。她发短信说,祝你好心情,拥有真正的快乐,记着每天都要嘴角上扬。最后发了一个笑脸给他。起初是一张大笑的脸,后来换成了微笑。她想,比起大笑来微笑更像是一种习惯,她希望他能拥有。发完,删了他的号码。

喜欢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51gt客服部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