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前生你是谁的尾巴

[日期:2013-03-17] 来源:  作者: [字体: ]
男人住在胭脂路,他的细长手指叨不同的烟,有时候也搂不同女人的腰,更甚,他还有一只猫和一只鱼。他说猫呢叫小猫,鱼呢叫小鱼。??我叫小鱼。一只鱼,一只成年在玻璃缸里向外遥望的鱼。我常常见到他,急步的穿梭于客厅之间,有波斯国宝石般的眼珠,低如呢喃的嗓音,阳光透过浅蓝窗帘照进来,我看到他有些倦意。我听到男人叫他小猫。??我想,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主动跟他说说话,或者默默的站在他身边也好。可是,我知道,我只是一只离不开水的鱼。长年与我一起的石头们都说,小鱼,你这个笨蛋,你们是不可能的。??我静静的看着他们着急的表情,我说,爱情不是一定要占着对方或者时刻在一起,有时候,爱情,只是自己的事。他们茫然的看着我,冗长的沉默。??男人的脾气真的不太好,我想,他一定是双子座的,或者可能有人格分裂症。他有时候回来躺在沙发上喝小杯洋酒,任由小猫在脚边贪恋的玩耍,有时候脱下拖鞋朝小猫头上丢,小猫缩在身子不动,我看得出来,其实,他很寂寞。??那一天,男人带了女人回来,他们一进门就在门后面亲吻,然后进了卧室,之后女人甩了门出来,男人开了门看到小猫一脚踹过来,小猫就刷的一下飞出老远,他侧靠在我的玻璃缸外,这是他第一次出现在我身边,他的表情扭曲成如深海里无处深长的苔藓,我奋力的撞击玻璃,我只要他看着我,我将用眼神告诉他伤痛时还有我就好,石头们看着我跳脚在旁边骂我,小鱼,你是不是疯了,你不要命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渐渐,我的头因为撞击过猛有点昏沉,好在,他终于转过头,站在我面前,他的眼睛比想象中来得明亮,我似乎可以听到他微微的气息,我抬起头,我们就这样彼此对望着,直到天渐渐黑了。??后来,他常常侧靠着我的玻璃缸外,有时候只是晒晒阳光,有时候也转过身来静静的看我,我头上属于爱情的疤痕渐渐浅了,他看我的的眼神有时候凝重,有时候充满了怜惜,这令我很开心,我开始日夜频繁的在石头们耳边说起他,绅士般的举动,彬彬有礼的表情,柔软的毛发。??日子渐渐显得很安逸。??直到有一天,男人或许是事业爱情都受到了打击。他一进门就甩了拖鞋,然后把所有东西都推到地板上,奋力的踩着,小猫在我的玻璃缸外睁大了瞳孔,他的眼神里流露着恐惧的表情,然后他回头看我,虽然很久以来我们都只是重复着相同的表情,但那天,我看得出来,他是在安慰我还有他在,不用怕。??是的,不用怕,只要有他在,我什么都不怕。男人接了个电话,他的声音很大声,有时候也跺脚,甚至手上拿着东西不停的敲着桌子,很快,他终于忍不住把电话丢出老远,然后他走向了我。??我预感到他要做些什么。我的小猫显然也知道了,他不停的绕在男人的脚边阻止他走向我,被踢出去,又以最快速度站起来绕到男人的脚边,我的泪终于掉下来,我拼命的撞击着,希望他能听到我的声音,我想说,亲爱的,不要为了我受一点点伤害,那样我会因为你的难过而更难过。??“呯”玻璃缸在经年陈旧的摆设下终于脱离了。??我看到小猫像上了弦的剑朝我飞奔而来,下坠,翻飞,我经过他身上柔软的皮毛,滑到粗糙的地板上,他的身上有极好闻的味道在空气中漫延开来,有鲜血涌出,他愣在在我面前优伤的看着,他的手握着我的手。??这是我第一次离他这么近,也是最后一次。我希望时间能停止哪怕只是一刹那,虽然我身上的痛愈来愈剧烈,他用手轻轻的抚过我的背,低下头来,他说,你还好吗?然后他反返于厨房与客厅之间往我身上洒水,水在手心里漏得越多,他的呼吸越急促。??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拉住了他的手,我说,就这样默默的呆在我身边,好吗。??他点了点头,握紧了我的手。??我就这样靠着他,我跟他说,我的妈妈曾经跟我说过,一条蝎子受了伤害,会毫不犹豫地咬掉自己的尾巴,于是,来生,他会爱上那只尾巴的来生。??他摇了摇尾巴,有泪掉落,一些落在我身上,另外一些则落在我的掌心里,他的嗓音低如呢喃,他说,小鱼,前生,你是我的尾巴。??宿命从来只是宿命。虽然,我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可是我的手心一直在他手心里,不曾离开。??如此,今生已足矣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51gt客服部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